eee

一个农民的口述

cheliang:

作为个农村闲汉,胡咧咧两句。

 
 

首先黑暗不黑暗的,先别急着怪罪在农村人身上,这不公平。农村的政治管理远远比城市里黑暗腐朽多了;而中国人的人情世故却展现了淋漓尽致。

从孩子上户口,改名字,改年龄,到家里盖宅子划宅基地;红白喜事时架的三相电,老人的低保金,残疾证。都得托人花钱。

竞选村主任时,要花数十万元。没选上的赔了钱还丢了人。他们是为了一个月一千多的工资?还不够烟钱呐。

有没有不贪钱的我不知道。但是我见过好多人因为干村官,把百万家产挥的一干二净的。这是火中取栗。不是说你一拍胸脯,要做个好官,要带领人民发家致富,就能全身而退的,搞不好就得万劫不复。

这里面水深着呢。

农村里面,以书记,主任,文书为主。实际上谁的势力大,谁说话就算数。这很容易就发展成独断独行,说一不二了,为自己谋点私利,太简单了。农村的势力,一是钱,二是人。各分两类。

要么是家里本家大,自家门里面香火盛,人丁兴旺。为什么农村里生孩子多,要男孩?不是光为了给国家增加廉价劳动力的。

说个简单的事儿。我一个老家的朋友结婚盖新房子,在自家宅基地往后面硬生生伸出去两米,这就多出了二十多平方。书记在他家门口转了几圈,对话如下:

‌‌“小五孩,你盖屋往后伸这么多,总得给我打个招呼。‌‌”

‌‌“盖都盖完了,不想给你添个麻烦。‌‌”

一毛钱也没花,因为我这个朋友他爹在农村放点高利贷什么的,家里兄弟五个,正年轻气盛。你换别家试试,早把墙皮都扒了。

要么还有一种是上面有人有关系,这就不说了。

钱也分两类。一种出门在外做生意,有了些家资,回到乡里冲光威碴子的,弄个村官干;

另一类在农村土生土长的,钱也酸着呢。在农村照样挣大钱,开好车。

次一些的,在村里充当坐地户。就是把农村的粮食农产集中起来,出售外来的批发商。当中间人吃提成。

这是个光威活儿,有些横的,甚至跑到邻近小村里充坐地户,霸市。这里面自然就少不了争端打斗了,五菱面包车拉人,后面放着钢管刀具。

这个里面又不得不说本家大的好处。三五十人有预谋的斗殴,具有暴力型,犯罪性和组织性,可是却不能算作黑社会。(模棱两可),因为他们同宗同族,有血缘关系,是一家人。

对,我们是一家人在殴打他们,我们真的不是黑社会。只是我们家人多了点而已....

还有两个暴利行业。一个是放高利贷,一个是开发房地产。

这两个讲起来麻烦着呢,后面再讲。

总之,你们大概知道农村村干部的候选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了吧。

先不谈村干部的负面的一些事儿,先说说为什么有些人干上了村干部,却会混擦皮,把家底抖落个精光。这个问题必须要谈。

上面的答案都巧妙地回避了这一点。当一个村官的成本算了么?

除了刚开始拉票时候要送米送油买酒买烟的,你觉得当上了就不花钱了???开什么国际大玩笑!

想要光威,就得花钱。

以村主任为例,他手底下有几个人?知道么?他也就管管副主任,安保主任,妇联主任,队长什么的....

计生办,派出所等等都不归村里管,这些归乡里镇里管理。虽然这些个机构经常和村官狼狈为奸...

所以,有事没事儿的时候,主任还得请这些人吃个饭洗个澡什么的。毕竟日后用到他们的时候还是非常多的。记住,非常非常多。

你跟人家没来往,谁会给你白帮忙?土话说:白手拿鱼想巧呢。

以及人情世故上的花费,把1200的工资全填进去都远远不够。看我的口型,远!远!不!够!!

自从当上了主任,认识的人越来越多,去乡里镇里开会什么的,和领导交代工作什么的。

于是,事儿来了。

八月十五要买东西吧,过年要买东西吧。

儿女结婚的红事要包份子钱吧,爹娘过世的白事要去吧。

领导生病了,去省城住院了,得慰问慰问吧。(每年都病别问为什么....)

每年行来往的钱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

总之一句话,你不想办法捞外水,钱根本不够花!!如果以上的事你不花钱的话,马上就混不下去了,办什么事都不灵光,一点都不光威了,灰溜溜的下台吧!!

所以各种花样捞钱的事儿,就应运而生了。

捞钱嘛,免不了要欺压老百姓。以前搞计划生育罚款之流,要从老百姓手里抠钱,但农村的农民能有多少钱?现在学聪明了,想着法儿从农民手里面抠地,现在不少农村干部靠卖地,挣个百万家资一点不稀奇。

可话又说回来,欺压老百姓,有的人庄户,老实,你能欺负。也有人是光威躲,眼子怕的恶子癞,就欺负不了,惹急了敢和你玩命。毛主席说过嘛,与人斗,其乐无穷。农民也分庄户孙和庄户刁。

以曾经比较猖狂的计划生育罚款为例。计生办和村干部合起来搞,这罚款也不是一次就能清的,时不时就给你杀个回马枪。

比如现在超生了一个孩子,计生办闻风而动,马上就得上家里找去,讨价还价一番后,三万成交,你以为这就算完?

嘿,这钱掏得这么爽利,说明还有油水能榨出来嘛。他就不给你办户口,下回还来找你!

过个十天半个月,胡汉三又回来了。咋?我罚款都交了,咋又来?

一码归一码,你上回交得是罚款,你户口没办呢,你小孩不上户啦?

一般人这时候就非常不情愿了,这不是坑人吗,对这就是坑人。你不交他有办法治你。把你媳妇带走,关到计生办办公室里,把你家门给封了。农村人的廉耻心还是很强烈的,媳妇让政府关起来了,丢人现眼么,有的就把钱交了。

还有倔强一点的,随你弄吧,我就是不交。行,查查你家里面有没有在邮局啊,学校啊,这些地方上班的,你不交罚款,我们就叫他下岗。

要是家里也没有事业单位上班的,那就搞连坐,把你家四周的邻居家都封了门。要不说欺软怕硬呢,马上这些邻居就跑到你家做工作了。

‌‌“快把钱交了吧,交了就没事了。‌‌”

‌‌“你现在不交,以后还得交啊。你不交连我们都不得安生。‌‌”一天里好几拨人来开动员大会。

一般的老实人家能挺到这一步就不易了。罚款也交了,户口也安了。不过你以为这就完了?

这群人一定会榨干你最后一点血的。

等再过一段时间,他们会以上面检查等借口再来黑你的钱。这时候,你一定会大吼道:滚蛋吧,我小孩户口都上完了,检查能查出个什么出来!

‌‌“嘿,你小子嘴硬着嘞,你小孩是超生的户口能和人家一样么?‌‌”

虽然这话就是在放屁,傻子都不会信的,但是他有办法治你啊。你不交钱,不让你家小孩上学!

理由嘛,就是你家小孩是超生的,没交罚款。实际上,就是村干部跟学校打了个招呼。农村里面基本上就一个公办的学校,虽然农村不重视小孩的学习,但是一个字不识也不行啊。虽然你的户口已经是合法的了,但是他就不让你上学。

这差不多是计划生育交罚款的正常流程了,最少罚三次,视人的老实好欺负的程度,可反复多次进行。

当然了,也是有不好欺负的。比如我上文提到的我的朋友小五孩,他家是五个孩子,肯定是超生啊。但是他爹凶猛。

五孩他爹有个仁兄弟是宰羊的,村里的文书,(也就是会计)是贩羊皮的。靠着这点关系,花钱从文书那里把户口办了。

但是就花了一次钱,计生办有点不甘心。某天,一个计生办的喽啰去五孩家封门,五孩他爹很淡定的说:你回去跟xxx(计生办主任)说,他敢进我家的门,我就敢把他的腿砸断,叫他跪下来喊爹。把他弄死了,我给他抵命。

四周的邻居明明还没被连坐,三姑六婆就跑来开动员大会了,五孩他爹一嗓子就把她们吓跑了。

过了两天,计生办的主任路过五孩家,还给五孩他爸敬烟,哥长弟短的。五孩他爹是放贷的,家里的狗笼子是关过人的,而且他向来不吹牛逼。

这还不算什么,还有厉害的。村里有户人家七个孩子,老婆跟人家跑了,男人整天喝点酒不着四六,家里穷的连锅都磕嘴。

所以计生办每次都有意识的避开了这家,因为没有半点油水能榨出来。

有一次,上面来人检查计划生育,计生办特地避开了他家。这个男人听说后,立刻变得无比愤怒了,拎着个酒瓶,就跑到计生办办公室去骂街了:

‌‌“你们都他娘的瞎眼了,我家七个孩子没上户口呢,你们都看不见?‌‌”

‌‌“小孩都吃不上饭了,也没人管没人问,你们不是查计划生育吗?我家超生了六个,你们来查呀!‌‌”

‌‌“国家政府,都不问事了?你们计生办的人都他妈的死光了,没个人去我家看看!‌‌”

‌‌“妈个比,明天我就去镇里面告你们这群王八蛋!超生六个孩子的户子,你们连看都不看!‌‌”

是不是很无耻,但是很有效。第二天,村主任就带着人和米油去慰问了,千叮咛万嘱咐,可别闹事,别叫镇里知道。

没办法,这种人整天喝酒,身体虚得很,又不能打他,出点事担不起。自己都顾不上自己了,更不可能顾孩子了,后来又讹了村干部一些东西,就不了了之了。

计划生育罚款罚多少没人清楚,给小孩上户口到底要多少钱好像也没具体的说法。据我的了解,有时候国家会下来政策,比如头一胎小孩残疾,可生二胎;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可生二胎;以及人口普查之后,等等都会下来一大批上户口名额。

而计生办这群人拿到名额后,就攒起来,也不说上面来了政策。

村里有人超生了小孩,求他们上户口。他们一面说着不好弄啊,国家查得紧啊,一面高价出售这些名额。

其实这些户口名额的来源可能跟超生一点关系都没有,有需要的人未必能享用到这些名额。计生办的人上户的时候,也不会花一分钱,这些钱到底去了哪,就不好说了,哈哈哈哈哈。

计划生育的事差不多是这样,有不对的请指正。

更新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低保证,残疾证之类的,我都不想讲了,大概和你们想得差不多,比如经常和书记在一起打牌的,

买两箱奶送去的,家里有人在乡镇里工作的,敢跑到上面告他们的,以及真困难的。

实际上村干部并没有什么执行的权力,都不在国家编制里,他们更多扮演的角色,是连接农民和乡镇领导的中间人,大多时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(但是他们权力又很大,就像你永远不知道村里的公共产业每年能挣多少钱,这群龟儿子又是怎么花出去的。)

下面我要讲点精彩的了,大家准备好了么?来四够!(我市市委书记CW都进去吃牢饭了,我还怕个蛋...)

当然了,所有的罪不会白受的,挺得越久,赔的越多,很多钉子户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庄户孙都在被欺负,庄户刁都忙着在地里打井,架电,拉围墙,盖大棚,这样就能多赔点。

庄户孙看见了,也想拉围墙,然后第二天就让城管大队把墙皮都给扒了。

有的还扒了好几次。

庄户孙非常不爽的说:‌‌“凭什么他们能拉围墙,我不能拉?你们占用基本农田都行,我打口井都不行?卫星那娘的这么厉害,就只拍到我家了?‌‌”

没办法,谁叫你人单力薄,好收拾呢。和尚摸得,你就摸不得。

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也有钉子户得到了他们满意的结果。

有一个坐过十年大狱的男人,不给得到了三十万赔款,村里还在另外一个地方给他补了原来那么多的地。

他的父母很老了,老婆也在他蹲监狱的时候跟人跑了,也没什么多少本家。他就一个人,但是他是真敢玩命,对方人再多,也不敢要他的命,牵扯到人命,都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在我们那有个畸形的价值观,要是你当了两年兵,连个党员都没混上,就返乡了,一定会有人笑话你没本事;但是你要是坐了两年牢,返乡了,放心,一定会有人请你吃饭。一是你在里面受罪了,接个风,二是你这人敢干别人不敢干的事,日后保不准用的上。

第二个人,用了文明的方式,坚持不能的告,不停的上访,到省里北京去告,登到网上,登到报纸上,哦,对了,被泼大粪的就是他家。

家里人多次被殴打,但他一直用文明的方式保卫自己的利益,他动员了几十口人家联名上访,最后市里面也下了《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》。

可惜,结果并不完美,镇里给了他七十万,让他不要告了,他就妥协了;该还原的基础农田也并没有还原。只有副镇长和中心村村主任受到党纪处分。

原本故事在这就该结束。不过有个彩蛋,我以为能说明部分农村农民的局限性。

‌‌“我们之间出了叛徒。‌‌”

那个文明的男人,动员了几十口人家联名上访,这里面就出了一个叛徒;这个叛徒的地并不多,他掺和进来,就是想增加点议价能力,到时候让村里镇里能多赔点钱。

村干部稍微利诱了他一下,这个投机的家伙,就反了水,成了村里干部的眼线。比如他们这群联名的人明天要到哪里上访,下一步打算怎么干,他都报告给主任....因此,他多获利了好几万。

一个受害者就这么成了加害者。

卖地的事,差不多是这样,有不对请指正。因为能写的东西太多了,又不知道怎么写了,没写到的就算了,权且当成荒诞小说看。很多枝微末节都一笔带过了,但是其中复杂的东西也很多,我不知道也很多。

不知道会不会和谐,其实我都是瞎说的。漏了说的还有一些,就先写这么多吧。

对评论里的两个问题,解释一下。

第一个,全国情况不一样,不能以偏概全,答主请标明地名。

其实我已经暗示出了地方。

第二个,我也是农村的,太夸张了,哪有这么黑暗。

仔细看,我写的所有,最多是斗殴,没有涉及人命,归根到底还是利益纠纷。

生活水平确实在提高,衣食无忧,有地方住,可以外出打工;说实话,很多人希望修路能冲到自己家,那能赔不少钱;如果以租代征的钱真的给齐,不少农民也很乐意一年拿一千块钱,我们那包一亩地一年也就是800到1000元。钉子户毕竟只是极少数。

这样看是不是顺眼多了,矛盾也缓和多了。

只是拿土地换发展,到底值不值,把地都卖完了,还留给子孙什么,那是基本农田。

至于以上所说所有政治管理上的黑暗,都只是皮毛。

来源:知乎

 

评论

热度(57)

  1. hardthink老衲看风景三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eeecheliang 转载了此文字